http://www.dppromo.com

您的位置  首頁 > 最新資訊 > 網貸新聞 >

【獨家專訪】宗軍:推動利率雙軌制妥善並軌

  當前,我國已經形成了比較全面的金融市場體系,其中和利率相關的有貨幣市場、債券市場、信貸市場、影子銀行市場。如能確定良好有效的利率體系,有利于政策傳導和資源的有效配置。

微信圖片_20180620152237.jpg

  利率市場化改革再現強烈信號,源于央行行長易綱于今年四月關于利率市場化改革的一次講話。易綱表示:“一方面存貸款方面仍有基准利率,一方面貨幣市場利率是完全由市場決定的。目前我們已放開了存貸款利率的限制,也就是說商業銀行存貸款利率可根據基准利率上浮和下浮,根據自身情況來決定真正的存貸款利率。其實我們的最佳策略是讓這兩個軌道的利率逐漸統一,這就是我們要做的市場改革。”

  這意味著,未來基准利率與市場利率兩條軌道將逐漸融合,存貸款利率的浮動將進一步放寬,而基准利率可能不會調整。由此,金融機構應該更多選擇貨幣市場基准利率作爲存、貸款定價基准,否則,或將面臨越來越大的基差風險。

  對此,中央結算公司總監兼中債研發中心主任宗軍認爲,目前來看,利率市場化改革已取得全面突破,如在存貸款利率放開、利率調控體系、市場利率體系建設方面有關鍵性進展。“但改革仍處于進行時態,主要表現爲利率雙軌制需要最終攻克,利率傳導機制尚不夠順暢,貨幣調控常態化仍在推行中。”宗軍認爲,當前,我國已經形成了比較全面的金融市場體系,其中和利率相關的有貨幣市場、債券市場、信貸市場、影子銀行市場。如能確定良好有效的利率體系,有利于政策傳導和資源的有效配置。

  建立中國特色的貨幣調控框架

  “我們需要建立一個有中國特色的貨幣調控框架,其核心特色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宗軍說。

  “首先,目前貨幣調控框架以利率調控爲主,以數量調控爲輔。”根據測算,當前M2 的可測可控性和宏觀有效性在下降。M2 和 CPI 的相關性已經從2006年前的0.76,下降到2017年的0.1。同期,利率指標與宏觀經濟運行的相關性逐步增強。

  宗軍認爲,社會融資規模這個指標提供了新的視角,但是無法取代 M2。究其原因,社會融資規模與實體經濟指標(比如進出口總額、固定資産投資、社會消費額、發電量等)相關性較強,但這種相關系數均低于 M2和這些變量的相關性。

  目前,社會融資規模的有效性也在下降,進一步修正社會融資規模如增加指標或者剔除短期相關的改善度有限。這樣的客觀現實,就決定了要堅持向價格型調控轉變,同時數量指標仍有監測意義。

  “其中,常態化條件下貨幣供應量不是直接調控目標,但可作爲監測指標。”宗軍表示,從長期來看,擴展的貨幣供給目標仍與長期通脹存在一些聯系。同時,還有一個指標是外界較爲熟悉的信貸指標,不應成爲貨幣政策的調控目標,而應作爲宏觀審慎監測目標。宗軍認爲,危機時期貨幣供應量可以作爲直接調控目標,比如上個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美國在反高通脹時期直接采取數量指標;再比如最近一次金融危機發達國家搞的量化寬松。

  第二,中國特色的利率調控體系運用的是多期限的利率走廊。在官方利率體系中,國際上利率走廊機制應用較多。除此之外,美國、韓國盡管以公開操作爲主,但也在計劃逐步引入隱形走廊機制。從利率期限來看,危機之前,發達國家主要設定短期政策利率,以此作爲中心目標值。美國是隔夜利率,歐央行是7天回購利率。而在危機後,發達國家均進一步強化了10年期國債的長期定價基准作用。美聯儲是通過扭曲操作壓低長期利率,歐央行是通過發布前瞻性指引,日本央行則直接把 10 年期國債利率定爲政策目標。

  “結合我們國家的條件,繼續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利率錨的尋找十分關鍵。”宗軍表示,綜合來看,基准利率短端可以對標回購利率,長端可對標 10 年期國債利率。爲了推動短端利率向長端利率的傳導,可以將3個月國債利率作爲監測指標,同時這個利率也是人民幣加入特別提款權的代表利率。

  第三,具有中國特色的貨幣調控框架應采用多元化貨幣政策工具。公開市場操作利率應作爲政策利率。爲了促進期限傳導,可使用 SLF、MLF 等短中期工具。存款准備金率屬于數量型工具,市場利率與其還存在顯著的關系,其中貨幣市場的7天回購、債券市場的國債、信貸市場的利率都有相關性。“因此,一個量價組合型的工具是我們可以看到的政策選擇。”宗軍表示。

  三方面著手提高利率傳導的有效性

  “利率對市場的影響逐步增強,但從政策利率短端向長期利率或長期傳導的過程中,傳導的有效性還是有缺陷的。”因此,宗軍建議要從三個方面加強努力。

  第一是要保持短端利率的相對穩定性,主要手段是保持貨幣市場流動性的合理穩定。“究其原因,我們觀察 SLF 利率對各種利率的傳導,7 天回購利率的反應最爲充分,其次是短期國債,而 Shibor、理財利率反應則不明顯。”宗軍解釋說,在貨幣市場中,回購與 Shibor、回購與短期國債以及 Shibor 與短期國債的相關性是遞減的,這體現了回購利率中心的地位。“從對回購利率的沖擊響應來看,債券市場、理財市場都有響應。”

  如何促進流動性穩定?宗軍認爲,一是適時收窄利率走廊寬度。利率走廊的寬度如果過大會增加目標利率的波動性,如果過窄則會抑制市場發展。目前國際上引入利率走廊機制的央行,其規定的走廊區間總體上趨于收窄。二是提高政策透明度。國際上,調息決策的時間節點是可預期的。我國需要進一步提高預期性,引導市場利率平穩地向政策目標擴展。三是擇機適度降低存款准備金率。“過去我們通過提高存款准備金率對沖流動性。現在前提條件削弱了,因此有必要降低存款准備金率。四是提升市場化的流動性管理機制。央行的短端利率向市場的短端利率回購傳導,主要依賴于回購市場。目前該市場以雙邊回購爲主,即通過銀行間市場的回購雙方自主協商定價。宗軍建議,應推出安全和效率更高的三方回購和中央借貸機制,這樣會更加靈活方便。五是完善流動性監測體系,進而綜合有效地評價流動性是否合理充足。

  “第二是要發揮債券基准定價作用,促進債券利率向其他金融領域定價的傳導。其中,我們有很多工作要做。”宗軍表示,一是有序打破剛兌,形成合理的信用定價;二是引導建立內部信用評級機制,至少運用市場隱含評價校正外部評級;三是將債券市場利率納入內部資金定價(FTP)機制中;四是有序發展國債期貨、利率互換等利率衍生品市場;五是完善信貸資産證券化和信貸資産流轉機制,這是促進發揮債券市場定價機制作用的重要途徑。

  第三是妥善應對存貸款基准利率。“目前存貸款利率調整存在一定程度的滯後。我們需要找到現存以貸款基准挂鈎産品的替代方案,從而有順序、有條件一步一步取消存貸款基准利率。”宗軍表示,取消貸款官定利率後,要有序放開存款利率自律機制上限,使大額定期存款的綜合成本與同期限銀行債券融資成本趨近。如果達到這個條件,就可以取消定期存款利率。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爲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上一篇:【專欄】上百錢包厮殺暗戰,爭搶區塊鏈下一任寶座,但最終90%會被淘汰

下一篇:定向降准要來了?國務院會議透露重要信號 諸多大禮包惠及小微